冗谈

你可真没礼貌。

穷苦过气儿老贼杨思远每天依赖捕鱼挣钱。

看看你恶心的

做茧

漫长的海岸线
最后的白沫滩涂醒来
月光做刀口
把妄想照童话一隅的镜
割作十瓣

左边悬挂浮潜的耳
聆听呼啸风声
右边晕染开星子的洞
撕扯伤口 流荡血色黎明

每一次断首
皆是一阵季节的风
奔流到嗓眼
千千万万或将沦陷泥潭的词句
今夜入梦

谁有余力沉稳而缓步前行
一心一意编织不自缚
谁能立于断口准确概括一角
回流的海港 飞旋的刀身

美人鱼醒来的时候
天光慈悲不顾
她捡起碎珠粗制的鞋子
开始带着那些词句
出发

——————————————————
她被抛离在岸上,失去赖以生存的尾巴和济养,从此之后靠孤勇一腔,没有凭依,更没有可供深夜对视的深泽给她神谕,必然随之而来的忐忑和焦躁。
可是那些呼啸的播种缭乱的,让她不得不奋力去动作,去找寻。
此间沉舟起,载粟迤逦行。
不知所当归,疑环缨逡漫。
不觉有志随,心知死有憾。
未着满身泥,寄落千千万。
 
要死去 要堕落 要荒芜终其一生 可是就是这样到来的 不裹去一身泥泞 如何宣称最初的荒谬 如何坐实 如何印证……
明天的蝶蛹大多裹着词句而死
而人鱼浑身血污 最后的气力用来描绘羽化

——————————————————
其实我想说的只是我们就像永动机一样。
上帝之手推着源源不绝 路程来看蜿蜒曲折,而位移层面来说,就其实从来没有变化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就是这个意思。
无论沿途赋予多少恢宏又能免于自我戕害的理由。无论说的如何高贵都是一厢情愿,像G说的,我们这群苇草只是会说话,这就是唯一高贵尊严的来处。
无论多少话语最后为了守恒会糜烂 会不得善终,少部分可能因为受到多巴胺的青睐而短暂被意识拥戴。
都没法改变我们被推着踉跄学步的事实。
必须奔跑 必须动作才能保持平衡
世界万物 大约都是类似的道理
真的能够安定而不负自我很好。但其实那个境界要么是愚蠢自负者的编排梦境,要么是彻底断其之初的真正死亡。
理想化的境界多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只有选择忽略 或选择接纳并如同白细胞吞噬细菌般履行职责。
剔除掉灵魂和内分泌刺激神经那些层面里不可避免的愉悦和乐趣,这就是存在的真面目了。
我们承载着话语 必须不被其压垮 负重前行 寻找一个大略不存在美满共和的归处。

被自己的无知和焦灼害的想吐
仿佛接入点不是专门针对性的平台
本身又认识的不多
就必定没法畅所欲言。

我觉得我难受我疯狂都是因为我是个奇葩 这是一个引起一切的火种 但有时候我的奇葩让我很喜欢 爱不释手 所以我得把它保留下去 它可是我为人处世的核心 也是我存在的核心(无论从自我认知还是广义观察的层面) 我都是因为这个存在的 怎么能容许这么好的这么重要的这么碾压众生的东西随随便便消失呢() 我已经在这了 说不出随便掐断这种话 太不合理了 因来了 带来王国 带来我的眼睛 果不能很随便烂掉 已经因为奇葩所以存在成了一个唯一的奇葩 只能看见奇葩 和透过奇葩的眼睛看见世界 看见世界的眼睛里千千万万的奇葩 因为已经立足于此了 所以觉得心旷神怡和有必要继续 所以不想不明不白的落幕 哎 我是一个多么快意的奇葩

我错了。
我再也不瞎评价了。
以后的我就负责感叹。
负责犯花痴和喷唾沫。

呜哇——
睡觉
喹硫平吃多了头好沉
毒药
有人干坏事

不该哀伤抓不到空气
空气自由奔放 等着你抓她
那样子才是你在抓的时候心心念念的
为了自己心脏的活跃
最好是一辈子别抓到她

醉梦

ò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