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谈

神爱世人

此女(男)实在太骚 没能忍住摸了

我被忘记了
猫的眼睛变成方解石和轮廓
我被缩减成一个自封的曲面
安置在小巷贩卖
故乡苔藓那个紫发巫女的杂货铺里

小孩们播种神圣和苦艾酒
我精巧得像逃走的一个幻觉
芬芳的绿 浸润了断腕血雨的绿
它蚕食着猫的骸骨生长
我没法逃走 因为我已经逃到所有地方

所有地方
所有地方都充斥着回声
讴歌故乡 旅人们驼铃叮当作响
从没人问起那个女巫
还记得自己的故乡到底发生过多少次战争
还记得她抚摩过的所有沼泽的离落

她收集过无数逻辑的癌细胞结晶
(灰尘和沙漠的暴风被蜂蜜一同黏哒哒封在里面)
她看我 像看一个自封的曲面
你 是我见过最圆润的幸福

她这样说着 把
关于故乡的荒原全都冠以
审神之礼
用轰鸣着抵消了地震的恶毒的善良
盛在我的里面

彩虹屁情话(02)

今天也是热爱花里胡哨屎味儿情话的咩咩(ಡωಡ)

我想了一下你那时候是什么样的,你六七岁的那个时候。

调皮和乖巧都有一点点,扎进人堆里潜泳,笑声变成胀大的泡泡浮上来,你玩颜色过河,沙包常常从头顶上飞过,小伙伴放学商量去公园寻宝,你不是孩子王,也不大爱出风头,只是小小的一只戳在那儿跟着傻乐,按部就班地玩儿,路过的女高中生身上有廉价香水味你闻不见,你听不见她们说“这家伙长大绝对漂亮极了”,因为这赞誉和她们的目光都不是落到你头上的。

爱笑但不习惯镜头,对着小麻雀和风中的草籽,一笑露十六颗牙,同学们的嘴里尽是豁口,你也期待那一点点变化滚烫着萌芽。但你发育来的晚,像是执拗地喜欢紧锣密鼓地蜷缩成一只小豆包,齐整的样貌,乘着的风发和踟蹰都还没来得及破土而出,完完整整小小的精致的折叠在核子里,酝酿的风暴都青青苦苦,带嚼劲而不热辣。没有破口,像多贴近土壤的喧哗。

乖乖的孩子是很可爱的,你的温床怜爱你叫你放缓了成长,眼尾长开了抻得眉目俊秀,珠圆玉润的珠光泛着点儿我自安顿的笑意滚出来,你成了大孩子,大了好多,眼底多了有好多好多待冲洗的胶片,味蕾也绽放出好多好多不同于玩颜色过河打鸭子的迂回余味,好多好多啊——一把一把流过去被一股脑塞到今天的你的身体里的记忆。

但还是个孩子。

孩子,孩子,我欲你一辈子是个孩子,欲似是个不雅的字,带着急不可耐的风潮,急吼吼的上瘾着自私。但我欲如此——欲听你说话,欲看你游刃有余着按部就班,欲念你,欲扑面而来的馨香带着思慕荒原的烫。

十几年的胶片里都没有我的剪影,你从暗房里走出来,我和我的胶片一瞬就过度曝光。你深深地、深深地、抻开纤维骨架涌向自己的路,就这么深深地切割进赤道的投影。

不必洗出来,甚至不必刻录下我。我只想要那一点点儿孕育了又被孕育的核子的温床上蜷缩着的孩子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安安稳稳地酝酿。要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就是个光溜溜的眉开眼笑的孩子啊。

彩虹屁情话(01)

#之后会一直更新这个狗屁不通青春躁动荷尔蒙系列,屎味儿情话素材看得上请便嘻嘻嘻嘻嘻。

喜欢你单纯干净的模样立在那,一道缩略的符号,是隔断,大面积的喧嚣都给隔在外面。到你身周风声鹤唳也是霜雪击打天鹅绒。雨是童年粘连日记的雨,风是夏天吹过单杠的风。

碱性的青涩,若即若离又干净的皂香,划下去的唇峰是历险者的波谷,翘起来的上唇是花海的昂扬,我在那其间瞻望,瞻望消磨时光的密钥,时光大把大把的流逝,巴黎的座钟伦敦的灯塔,东京的斑马线卷起来,一步一格浪费时光,跳着你的心跳的空隙浪费时光。

我听见别人描述你,像掀开玻璃糖纸的反光 ,像跳舞,像迷藏中纤铃欲吻,瞧,那个孩子多可爱,干干净净的,不带有一点儿习气。

是多么美好又多么快乐的描述,清清瘦瘦的一截立在那儿,不是路标,而是道单纯又澈然的绝路。

是冬天了吧。
突然感到无可抑制的悲伤。

我以为你至少会愿意驻足等我。
在我千万次回头的、在过境的普兰色云层和长颈鹤迁徙而过、在北国的墓碑和南崖的墓志铭下、在花环上跳舞的小人儿疑惑地捡起刻录光明的云母片儿的时候。
我以为你会选择沉溺。
我以为?我以为你能活在我以为的世界里啊。
你亲口站在黄昏的注视下说过你很喜欢它。
我从来没有一刻拥有这样炽烈的心跳,从来没有一刻这样希望这是一句实话。

做茧

漫长的海岸线
最后的白沫滩涂醒来
月光做刀口
把妄想照童话一隅的镜
割作十瓣

左边悬挂浮潜的耳
聆听呼啸风声
右边晕染开星子的洞
撕扯伤口 流荡血色黎明

每一次断首
皆是一阵季节的风
奔流到嗓眼
千千万万或将沦陷泥潭的词句
今夜入梦

谁有余力沉稳而缓步前行
一心一意编织不自缚
谁能立于断口准确概括一角
回流的海港 飞旋的刀身

美人鱼醒来的时候
天光慈悲不顾
她捡起碎珠粗制的鞋子
开始带着那些词句
出发

——————————————————
她被抛离在岸上,失去赖以生存的尾巴和济养,从此之后靠孤勇一腔,没有凭依,更没有可供深夜对视的深泽给她神谕,必然随之而来的忐忑和焦躁。
可是那些呼啸的播种缭乱的,让她不得不奋力去动作,去找寻。
此间沉舟起,载粟迤逦行。
不知所当归,疑环缨逡漫。
不觉有志随,心知死有憾。
未着满身泥,寄落千千万。
 
要死去 要堕落 要荒芜终其一生 可是就是这样到来的 不裹去一身泥泞 如何宣称最初的荒谬 如何坐实 如何印证……
明天的蝶蛹大多裹着词句而死
而人鱼浑身血污 最后的气力用来描绘羽化

——————————————————
其实我想说的只是我们就像永动机一样。
上帝之手推着源源不绝 路程来看蜿蜒曲折,而位移层面来说,就其实从来没有变化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就是这个意思。
无论沿途赋予多少恢宏又能免于自我戕害的理由。无论说的如何高贵都是一厢情愿,像G说的,我们这群苇草只是会说话,这就是唯一高贵尊严的来处。
无论多少话语最后为了守恒会糜烂 会不得善终,少部分可能因为受到多巴胺的青睐而短暂被意识拥戴。
都没法改变我们被推着踉跄学步的事实。
必须奔跑 必须动作才能保持平衡
世界万物 大约都是类似的道理
真的能够安定而不负自我很好。但其实那个境界要么是愚蠢自负者的编排梦境,要么是彻底断其之初的真正死亡。
理想化的境界多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只有选择忽略 或选择接纳并如同白细胞吞噬细菌般履行职责。
剔除掉灵魂和内分泌刺激神经那些层面里不可避免的愉悦和乐趣,这就是存在的真面目了。
我们承载着话语 必须不被其压垮 负重前行 寻找一个大略不存在美满共和的归处。

被自己的无知和焦灼害的想吐
仿佛接入点不是专门针对性的平台
本身又认识的不多
就必定没法畅所欲言。

我觉得我难受我疯狂都是因为我是个奇葩 这是一个引起一切的火种 但有时候我的奇葩让我很喜欢 爱不释手 所以我得把它保留下去 它可是我为人处世的核心 也是我存在的核心(无论从自我认知还是广义观察的层面) 我都是因为这个存在的 怎么能容许这么好的这么重要的这么碾压众生的东西随随便便消失呢() 我已经在这了 说不出随便掐断这种话 太不合理了 因来了 带来王国 带来我的眼睛 果不能很随便烂掉 已经因为奇葩所以存在成了一个唯一的奇葩 只能看见奇葩 和透过奇葩的眼睛看见世界 看见世界的眼睛里千千万万的奇葩 因为已经立足于此了 所以觉得心旷神怡和有必要继续 所以不想不明不白的落幕 哎 我是一个多么快意的奇葩

我错了。
我再也不瞎评价了。
以后的我就负责感叹。
负责犯花痴和喷唾沫。